母亲的痛 ——走访慰问家属侧记

发布日期:2018-06-13 信息来源: 临澧县审计局 王辉平 字体:[ ]

我是第一次到她家,第一次知道她的事。

她是一位年轻优秀的基层审计人,因为到乡镇审计在回家的途中不幸遭遇车祸,走的时候刚满二十四岁,正当花季。她的离去,如晴天霹雳,撕碎了一个母亲的心,从此,她成了母亲永远的痛,母亲的心也不再完整。她在家中是老幺——上面有6个疼爱她的哥哥,也是父母唯一的小棉袄。她走后,年复一年,不论白天黑夜,母亲为她不知哭了多少回,到后来,几个大哥干脆把她的照片、遗物偷偷从她母亲身边拿开,免得母亲睹物思人。至今,已是二十二年。

岁末,天气少有的晴好,临近刻木山,林木茂盛,一片静谧,隐隐有山的凝重。我们一行人把车停在山下,步行上山。山不算太高,她的家,正好在半山腰,大约半小时行程,司机老刘告诉我们,他几乎每年都和局里的人来看望老母亲,不知不觉,如今自己也快要退休了,其中有些年份是带的慰问品,基本上都是他搬上去的,早些年的时候,山路还没怎么修整,遇到天雨路滑,山路就更难走了,这一走,就是二十多年。

一路说着,彭妹的家已映入眼帘,同时见到的还有一位精神矍烁,身材清瘦的老母亲,她很快认出了同行的老刘和姚姐,倒完茶后,她和姚姐的手就再也没有分开,寒喧后得知,老母亲今年已经87岁高龄,身体朗健,每年会自己采茶、制茶(我们现喝的茶就是老人亲手做的);2015年老大建新房,2016年老六建新房,老人家没少帮着张罗,听得我们羡慕不已,不知我们能否有机会活到如此高寿,又不知届时我们的身体能否有老母亲的那般硬朗。这样想着,不禁心中默默祈佑老母亲长寿、康健。这时,在家的几位大哥、大嫂都过来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。

寒喧没多久,老母亲的话题直奔彭妹,说着说着,老母亲的眼角湿润起来,老母亲不时用手掌去擦拭,她说,彭妹很乖巧,皮肤白皙,最爱穿一件绿色衣服……阳光下,我分明看见清冷的泪水沿着老人崎岖的面庞在蜿蜒。

二十二年,年岁老去,然而岁月始终未曾洗刷掉老人痛失爱女的悲痛。假如慈悲的菩萨给予老母亲一千年的寿诞,我毫不怀疑,地下有知的彭妹会收到母亲一千年的泪水,还有爱的低语或是鲜花!

是悲?是幸?或许,生活正是由痛苦和欢乐交织而成,无一或缺。看着老母亲,我仿佛忽然领悟:什么是“母爱深似海”。

临走,老人家拉着姚姐的手久久不愿松开!老母亲,我们会经常来看望您的,风雨兼程,因为——我们是您的亲人。
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